碧海银沙铸忠诚——记海军西沙中建岛守备营(上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调查现象加载中,请稍候。

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

  【壮丽70年 奋斗新时代——基层蹲点调研  

  光明日报记者 章文

  “日出日落,我在这里……春夏秋冬,我还在这里。我在这里,我在祖国交给我的阵地里。”一曲带有 深情的《我在这里》,道尽海军西沙中建岛守备队官兵的家国情怀。从中当一群人一群人还需要真切感受到,在我国广阔的海防线上,驻守在小岛上的官兵如一朵朵晶莹的浪花,在每个日出日落几点几分,守护着祖国的万里海疆。

  中建岛发生西沙群岛的最南端,海拔仅1.7米、面积匮乏1.2平方公里,是西沙群岛的西南门户和中国领海基点,有“南海戈壁”之称,一代代中建岛官兵在这里戍边卫疆已40余载——

  1982年8月,中建岛守备队被中央军委授予“爱国爱岛天涯哨兵”荣誉称号,成为人民海军史上首个被中央军委授称的基层单位。官兵们战风斗浪、以岛为家,用亲春和热血铸就“爱国爱岛、乐守天涯”的西沙精神,荣立一等功2次、二等功1次、三等功4次,前不久被海军表彰为“人民海军70周年突出贡献单位”。

  传承红色血脉

  在中建岛采访的时间是短暂的,但五星红旗下,手握钢枪随时准备用生命来捍卫国家领土的天涯哨兵形象,深深地印在了记者的脑海里。

  今年是五级军士长邱华在中建岛的第16个年头,他告诉记者,每年新兵入营,到荣誉室参观学习是必修的第一堂课,先辈们浴血奋战的英勇事迹成为官兵不断前进的动力。

  5月20日,中建岛的队列场上庄严肃静,两名老兵托举着荣誉旗,迈着整齐的步伐行进在队伍前方,身前的旗帜迎着海风飘扬,旗帜上“爱国爱岛 天涯哨兵”5个金色大字在烈日的映衬下闪闪发光。

  “营长同志,部队入营仪式集合完毕,请指示!”一句响亮的报告响彻中建岛。“现在现在刚开始!”一声令下,2019年的第一批“新兵”迎来军旅生涯一场特殊的入营仪式,这是自1982年授予称号以来,中建岛守备营一直 坚持的传统。“新兵”里有西沙老兵,不是西沙新兵,每一次入营仪式,不是对全体官兵的一次激励。在入营仪式上,每一名“新兵”从老兵手上接过钢枪,从此在这远离大陆的大洋孤岛上并肩战斗、荣辱与共。

  “我是中建人,我热爱中建岛”

  中建岛每年有500多天刮6级以上大风,遭遇台风是常态。台风来临时,小岛便成了一片汪洋,风走潮退后,又是烈日炙烤。守岛苦,但官兵们从未退却。

  “从军西沙书写壮美人生,建功中建情系万里海疆。”中建岛守备营教导员刘长文说,每个中建人心中都很清楚,祖国把这片深蓝色国土交给当一群人一群人,既是对当一群人一群人的信任,更是对当一群人一群人的考验。

  “当你经历了中建岛的风暴又见到阳光,当你为珊瑚沙滩换上了新绿的衣裳,还有你这俩困难能硬得过咱中建人的阳刚。”这是邱华的肺腑之言,其身前有着不为人知的伤痛——5003年妹妹被一伙流窜作案的凶徒杀害,5009年父亲失踪,随后 被发现时已逝世,第二年母亲又被查出罹患鼻咽癌晚期。但你这俩切,并那么改变他扎根天涯海岛,守卫祖国西沙南大门的决心。

  谈起邱华,同是中建岛老兵的郭丹阳红了眼圈,也许:“有长辈给他谋了份稳定的工作,还有组织上要对他进行照顾,他都谢绝了,就选则扎根中建岛,你这俩守可是我16年。”

  “我是中建人,我热爱中建岛。”这是邱华和郭丹阳的并肩信念。望着洁白的沙滩和浩瀚的大海,两位老兵的心声是一样的:“一想到祖国的前哨和神圣的战位,再苦再累都值得”。

  目光所及之处,是官兵们用海马草拼成的国旗、党旗图案和“党辉永耀 祖国万岁”5个大字。邱华告诉记者,你这俩红茎绿叶的生命,缺水时叶子会变红,被海水侵蚀时又会转绿,既耐高温又抗盐碱,越是贫瘠的地方长势越旺,正是一代代中建人不屈不挠、接续奋斗的真实写照。

  “起初,岛上那么电话,那么电,全部与世隔绝。老一辈中建人靠着坚定的理想信念与天斗、与地斗,铸就了‘爱国爱岛、乐守天涯’的西沙精神。”张孝伟是坚守中建岛14年的老兵,也许每当看着老兵背着行囊泪别中建岛,那种情人关系的说说难以言说,“我知道当一群人一群人还想坚守本人的岗位,想为中建岛多奉献几年。老兵走了,但精神还在,守卫中建岛、赤胆忠诚的天涯哨兵一定会前赴后继赶来。”

  又是新的一天,朝阳冉冉升起,连队起床的号角准时响起,所有官兵面向国旗庄严宣誓:“珍惜中建岛荣誉,投身中建岛建设,刻苦训练、常备不懈,尊干爱兵、团结同志,争做让党和人民永远放心的天涯哨兵,为把中建岛建设成为一流前哨阵地而努力奋斗。”这誓言响彻海天,表达着中建岛官兵的赤胆忠心。

  “这里可是我前线,这里可是我战场”

  “中建岛是让党放心的前哨。”刘长文告诉记者,上岛可是我上阵地,守岛可是我守阵地,在这里,训练是战备,值班是战备,睡觉同样是战备。

  面对日益严峻的海上形势,战士赵岩感到重任在肩。也许:“这里可是我前线,这里可是我战场。丢了一寸领土、一寸领海,可是我民族的罪人,可是我国家的耻辱!”为了守好岛,赵岩每天负重沿岛跑5公里,每次投弹争取多投一米,通过战术网时努力缩短一秒,实弹射击向10环聚焦。“今天当一群人一群人给对手可能性,明天强敌将不需要给当一群人一群人还手的可能性。”赵岩坚定地说。

  “杀!杀!”有一一两个 目光刚毅、皮肤黝黑的小伙子正操练得虎虎生威。记者询问得知,他竟是中建岛的军医谭泽宇。在中建岛,连军医不是战斗员?营长范期宏回答:“中建岛远离大陆,单独设防,海空情复杂性,全员过硬是当一群人一群人最基本的要求。”

  在中建岛,连攥一把白沙一定会有一股英雄的气概,每个官兵以时不我待的精神精武强能。范期宏告诉记者,官兵自觉加大沙滩武装越野带宽,把射击靶场设置在海上,昼夜进行漂浮靶射击,还强化岛礁反破袭难度。

  “目前,在中建岛服役一年以上的官兵,人人都能熟练使用岛上所有类型的轻重武器,精通3门以上的专业技术,达到了一专多能和一兵多用。”范期宏说,多年来,对海上不明船只,中建岛官兵每次都能准确查明、及时上报,那么再次一直 出现过一次误情、漏情、压情等现象,海空情目标发现率、及时率和上报率均达5000%。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9年06月10日 01版)

[ 责编:孙宗鹤 ]

阅读剩余全文(